星期二, 3月 28, 2006

我實在很喜愛《太陽報》和《東方日報》的標題

「師道無存生小賊 世風日下打盲毛­」

3月 28日 星期二

【太陽報專訊】三名斗膽小賊,昨日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在鬧市當扑頭黨,當街搶走一名青年的手機,得手後逃跑,被劫青年不甘損失,尾隨狂追,在兩名保安員的協助下,擒獲其中兩名疑匪,其中一名十七歲,另一名則只有十四歲。

就在數日之前,旺角警方特別職務隊與反黑組,採取代號「滅蟲」行動,調查在西九龍區接連發生多宗上學學生被劫案,發現四名賊人藉詞指事主曾經欠錢,拖入後巷強行搶劫,並稱之曰「打盲毛」,在後跟蹤的探員見狀,馬上現身採取拘捕行動,將涉嫌四匪一網成擒。被捕四人有不同的黑社會背景,其中包括兩名中三及中四學生,初步懷疑涉及約五宗行劫案,劫財近萬元。

短短數日內,香港便出現多宗小賊打劫的事件,其中還包括了好幾個在學學生,情況之嚴重,實在值得我們注意。香港自七十年代以後,經濟環境日漸好轉,社會由衰轉盛,在惡名昭著的箍頸黨和湯死牛黨銷聲匿跡之後,小毛賊在香港已不復多見,今日匪蹤重現,亦標誌?香港將進入另一亂世。

可以說,如果在經濟環境好的時候,人們安居樂業,鋌而走險的人也不多,但如果社會經濟轉壞,失業率高,人們生活困難,小偷小摸的情況也一定會有所增加。今日香港表面看來經濟不錯,但由於貧富懸殊,實質上仍有不少人生活過得極為艱難,所以,罪案增加也是可以想像的。

但是,較為特別的是,除了犯案者年紀有愈來愈年輕的傾向外,更有不少人是在學學生,這說明他們並非為生活所迫而犯罪,而是學校教育的失敗,是教師的失責。

近年來,有關學校的負面新聞實在不少,除了政府認為教師的質素良莠不齊,有需要進行語文基準試外,也出現了因收生不足而要殺校的問題;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教師為爭取權益,動輒集體抗爭,教統局為平息紛爭,大撒金錢,收買人心。可以說,教師的形象再也不復當年的尊嚴,在人們心目中,清高的知識分子已變成爭名逐利、錙銖必較的學店夥計了。

由於教師不再愛惜自己的形象,學校也忽視了道德基礎教育,以往東方人社會尊師重道的傳統已不復存在,禮義廉恥已成為眾人的笑柄,所以,校園內男女談情蔚然成風,恃強凌弱的情況更是司空見慣。故今日之學校,已無法成為培養年輕一代成才的苗圃,反而成為青少年犯罪的溫床。

我們可以肯定地說,?師並非普通的職業,所以,他們有權得到更多的尊重以及更多的保障,但同時,社會也有權對?師提出更高的要求,要求他們成為德才兼備的社會楷模。古賢曾說過:「文官不愛財,武官不怕死,天下太平矣!」於今人來說,則是:「學生尊師,?師重道,天下太平矣!」

今日學生不好好讀書,去當小賊、打盲毛,原因正在於師道不存,世風日下。所以,教統局也要負起一定的責任,他們不能將教學水平作為評核學校的唯一標準,更應在學校重新建立尊師重道的傳統,樹立教師的尊嚴,而教師以及教育團體則不應該動輒以街頭鬥士自居,他們應該尊重自己的地位,將教育工作當成最高的奮鬥目標,才不枉自己選擇了一個如此高尚的職業。

3 Comments:

Anonymous Baldur said...

其實大部分問題學生的問題出於家庭, 不是學校! 敗壞的家庭出敗壞的兒女, 信乎?

4:42 下午  
Blogger Deetsang said...

兩者皆是,
行為偏差的成因向來都是綜合性的!
我只是愛讀東方,太陽的搞笑標題,
很押韻, 很過癮, 但並不完全認同其觀點!
btw,申報背景, 我曾在這兩份報章工作,
熟知他們的報格和編輯文化,
所以份外覺得可笑!

5:03 下午  
Blogger 林渴崛 said...

子不教,父之過,教得嚴,師折墮!
不可大聲鬧,不會踼出校,充滿愛心的偽君子們,不要只是批評,親身去體驗吧.

1:47 下午  

發佈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