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7月 03, 2006

一個人的世界盃甜點



人在台北, 像洩了氣的氣球,
晚上懶洋洋的躲在飯店納悶,
欠缺什麼似的, 輾轉反側也無法入睡,
對, 應該是酒癮發作,
導致心煩, 焦慮, 不安, 經痛........(經絡疼痛),
幸好飯店旁邊就是新光三越,
趕忙礸進地庫的康齡酒藏求救.

"小姐, 請問這支酒有冰的嗎?"
  "有吶, 這支酒不錯啊......."
"很好, 麻煩你替我開瓶!"
  "現在喝?差不多十點半了!"
"我可等不到太陽升起, 快給我開瓶吧!"

臨行前走到對面櫃台買烤蕃薯,
整個過程不用五分鐘, 便匆匆返回飯店,
一進房間便大口大口的把酒液灌進喉嚨,
冰涼微甜的 Riesling 把丟掉的三魂七魄也引回來!
好多了, 精神爽利看世界盃!

5 Comments:

Anonymous dai said...

真正唔飲唔安樂!
我諗Riesling應會比"靜心"好好多!

10:56 下午  
Anonymous Guang-hao Suen said...

居然在台北......是住在那裡呢?

看了文章, 居然想不到那一間新光三越
同時有蕃薯和康齡啊~~~

這回四強都是產酒國, 看誰嬴, 就開誰家的酒, 也是好事一件

11:35 下午  
Blogger Deetsang said...

Hey, Mike,

我住在凱撒飯店, 即以前的希爾頓!
台北很熱, 我在大同和交響樂提酒後,
得趕快回飯店, 避免脆弱的burgundy酒被炊熟,
希望替友人買的hubert lignier clos de la roche 和 morey st denis vv 安然無恙!

deetsang

11:59 下午  
Blogger Saltim said...

正式 15/16, 唔飲唔舒服

9:49 上午  
Anonymous ahfa said...

連經痛都?埋,真係好嚴重喎!

9:51 上午  

發佈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