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9月 02, 2005

鄧醫生




雖然大暑已過,但氣溫依然高企,天時暑熱,在室內空調,室外悶熱的環境下兩邊走,渾身不自在。這幾天喉嚨腫脹,四肢無力,急忙求診。

鄧醫生可是我們兩口子的家庭醫生,相識十多年,比老婆更熟悉我的身體。甫走進診療室,鄧醫生劈頭便說:「是時候回來了,你老人家每年這個月也回來探望我,不是風寒,就是感冒。」

「來,伸出左手,讓我把脈....你的脈象很亂,最近很煩躁嗎?張開口,讓我看看喉嚨...腫脹得很厲害,不要吃得太辣。舌頭顏色暗淡,呈淡綠色,最近沒有喝藥茶嗎,你很濕熱!沒有大礙的,是普通感暑而已!」

「感冒和感暑有什麼分別?」我走進診斷室的第一句說話。

「感冒是寒冷天氣會令體內寒氣增加而生病,感暑則是天氣太熱令體內的火氣上升,出現多汗身熱,頭暈頭痛、心煩口渴、喉嚨腫脹、四肢疲乏。」他解說。

「怎樣治療?」第二句說話。

「少說話,多喝水,多休息,多做善事!」他說。

「那你會如何處方?需要藥引嗎?」第三句說話。

「當然是服西藥,我是西醫嘛!Paracetamol,Lysozyme,Bedaramin....」鄧醫生很認真地說。

我無話可說。

5 Comments:

Anonymous Hello said...

Get well soon.

12:38 上午  
Blogger Dor said...

雖然我不喜愛看醫生, 但我卻很享受與鄧醫生對話。

1:33 上午  
Anonymous kspoonhk said...

如果這位醫生想以病人熟悉的詞彙來簡明說之、則無可厚非,否則他/她到底是中醫還是西醫,有負面教育之慮。

8:23 下午  
Blogger Deetsang said...

Hey, Take it easy!
我與這位醫生相識多年,
既是醫生與病人關係, 也是朋友!
開開玩笑吧!

10:34 下午  
Anonymous dio said...

學貫東西,中體西用
這個醫師超讚!




btw, 雖然小弟也希望滿室現金
不過小站名稱還是Cask Room...

9:08 下午  

發佈留言

<< Home